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熟女

被催眠的少女们12


(1)性奴女王的清醒
学校里……会不会不对劲啊。
这是伊美突然才意识到的事情。
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女子高中生,每天也都只是普通地上课而已,为什么会有
这种异常的想法呢
(嗯……脑子里好像有电流一样,好难过。)
「伊美女王,你在幹什么啊怎么停了呢」
从身下传来的声音让她回复了清醒。
那是个大腹便便的男生,穿着和自己一样款式的制服,不过他的衣襟完全大
开,肥大的肚腩露了出来,而比起他平凡无奇的外貌更加丑陋的肉棒也像是催促
一般地抖啊抖的。
而自己雪白的上半身一丝不挂的袒露着雪白的大奶子,下半身则从纤腰开始
完全被黑丝裤袜包裹住,展露出自己完美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曲缐。
自己的一只脚正踩着男人恶心的大肉棒,因为之前的几下踩弄,早已有一部
分前列腺液濡湿了脚底,湿湿热热的感觉让伊美感觉到了说不出的违和。
自己为什么会违和呢
只是【正常地】在这所催眠性奴隶学园上课而已,只是【正常地】不断和男
人交合,一个月完成百人斩而成为「最下贱性奴女王」的优秀称号啊。
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一切会不对劲呢
咕啾咕啾……
被自己黑丝脚掌压着的龟头再次骚动起来,让伊美的脸颊变得有些发烫。
她摇了摇头,把异样感都抛诸脑后。
嗯嗯,沒什么问题的,自己【完全不能清醒】的啊,【只要乖乖当性奴就好
了】,因为【每次违和感都会被催眠消除掉】。
这样一想,伊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她重新摆上了学园优等生的姿态,高傲地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摆出凛冽的表
情怒斥着男生:
「少啰嗦,我这个学园最下贱女奴会不卖力让你射精吗无论是足交还是性
交都会让你满足的啦!」
一边得意洋洋地怒斥着他,伊美温软纤细的黑丝美脚更用力地在肉棒之上摩
擦,毫不怜惜地对着那根越来越硬的粗大的肉棒转了好几圈。
因为教室里有软埝,她索性坐了下来,用另一只黑丝脚掌去摩挲了几下男同
学的睪丸,就像踩烟头一样灵活地用脚趾逗弄着敏感部位。
「啊……啊……好厉害啊啊啊不愧是足交女王……」
男生嘆息着射出了大量精液,全部射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脑袋还夹杂着些微的不愉快感,伊美用脚背细腻地擦幹了男生马眼上的精液,
这才松了一口气。
「磙吧,下一个。」
「好的!」
男生提了提裤子就走,而在他身后还有排着长龙的男性。
当然,还有性技不如她的低级催眠奴隶们坐在旁边的课桌上和男人交合着。
教室里充斥着荷尔蒙的气息和交合的声音。
「啊~ 啊~ 好厉害~ 嗯嗯……」
「凌夜,你的腰不能这么扭动,这样男生会射的很慢的哦。」
「啊……啊……伊美……谢谢你指导……嗯……」
望着露出下流表情趴在男人身上交合的挚友,伊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毕竟自己是学园第一肉便器,性奴女王嘛。
(嗯……果然头还是好痛)
放课后。
伊美完成了用脚让100人射精的任务,正筋疲力盡地打算回家。
「!」
但是看着在夕阳下的走廊交合的同学们,她感觉到了更大的不自然感。
手里的包也因为震惊而啪嗒地掉到了地上。
(这些人……这些人在幹吗啊!)
她突然发现不对劲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学园变成了催眠性奴隶学园,自己和女生都变成了性
奴隶啊
不知为何,就在刚才,自己沖破了催眠。
(要,要赶快报警。)
她慌慌张张地开始跑,纤细的倩影绕过走廊,到达厕所。
(对,对了,【想要报警的人必须在厕所喝尿3天】,得先从现在开始收集
呢。)
伊美像母狗一样分开腿蹲在地上,开始乞求着路过的男同学能在她嘴里喷尿。
啊,对了,还要叫家长,明天应该叫妈妈来和老师沟通一下呢。
(2)魔女的开发
唰。
随着尖锐的刀光闪过,青钰面前的怪物应声四分五裂。
作为守护世界的魔女,她感觉到近期世界的妖气变多了,因此她已经一周沒
有回到学校读书了,只是以生病的名义请假,每日都会外出捕杀妖怪。
「今天还敢出来造孽的妖怪……已经少了很多呢。」
拨了拨有些乱的青色短发,少女伶俐的细长眼睛微微瞇起,看向了天空。
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沈,可能要下雨了呢。
随着光芒闪过,作为魔女的她恢复了女子高中生的样子。
每天就是这样,需要捕杀妖怪的时候就会变身,完事后又会恢复原样,继续
着自己作为女子高中生的日常——虽然同在一个学校的姐姐并不知道就是了,毕
竟年级不同,姐姐见不到自己也不会怀疑。
今天的青钰累坏了,所以推开了门后,她随手把包往桌面一丢,然后穿上了
拖鞋。
「姐姐,我回来咯。」
然而,明明门口有着姐姐的鞋子,还有一双不知道是什么人的鞋子,她却沒
有听见姐姐的回答。
感觉到奇怪的青钰再度轻唤了一声:
「姐姐」
「嗯……嗯……」
一阵含煳的女声传进了耳中。
咿,这个是……
听着那种滑熘熘的带有水声的、肉与肉摩擦的声音,青钰不可思议地睁大了
眼睛。
她缓缓踏着步子,推开了姐姐房间的门。
里面的场景让她瞠目结舌。
「嗯……嗯……呜……」
自己的亲姐姐夏莹,正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面前,用自己
湿润性感的嘴唇吞吐着男人的肉棒。
(姐姐……怎么会……)
青钰搭在百褶裙旁边的手一时间紧握了起来。
肤白貌美、宛如公主一般的自己的姐姐,居然在做着这种事。
「哦……哦……夏莹你也太骚了吧,哈哈哈哈……」
而被她口交侍奉着的男人却毫无怜香惜玉之心,自己爽到了就直接双手按住
了夏莹的头,用力地让其前前后后,因为力道太过粗鲁,青钰看着自己的姐姐喉
头被肉棒顶得一凸一凸,而她成熟知性的脸也变得崩坏而下贱。
滋熘滋熘……
即使隔着好几米,那口水被肉棒顶着飞溅的声音还是显得如此清晰。
「呜……呜呜呜……」
仿佛註意到了妹妹的到来,夏莹居然沒有感觉到害羞,反而像是开心一般地
发出呜呜声,然后她自由的双手开始一只抚摸着男人的肉袋,一只插进菊花进行
刺激。
完全沒见过的异样景象在青钰的面前直播着,让少女的脸色与手脚一起僵住
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
明明想要阻止、明明想要开口训斥的,自己却不知为什么无法动弹,只能像
是看客一般盯着姐姐,盯着男人腿间丑陋的东西被姐姐服侍。
「哦,哦,好厉害哦哦哦哦……」
男人突然发出了怪叫,随即他的下体也发出了噗噗噗的声音,而夏莹的脸颊
就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
青钰诧异地看着自己那个温柔、知性的姐姐居然在这种时候还不忘加快抚弄
男人肉袋的节奏,仿佛要把他的精液完全吸幹一样地收拢了脸颊。
咕噜咕噜咕噜……
精液完全被姐姐吞了下去,而她在被口爆瞬间那痴女一般的白眼也缓缓地恢
复了过来。
「姐姐……你到底在做什么,这个人是谁!」
终于看完了这场荒诞的戏码,青钰好似刚想起要训斥一般地大叫了起来。
「啊,青钰你来了啊,这是姐姐的主人噗。」
夏莹微笑地舔了舔嘴唇,将剩余的精液吃光,随即喜悦地往自己这边走了过
来。
青钰的眼睛瞪大了。
主人
为什么……自己的姐姐不是声称女权主义者吗为什么会有主人……而且这
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明显不是学生啊,她在学校到底经歷了什么……
仿佛为了解答妹妹的疑惑,夏莹用理所当然的平淡口吻对着青钰诉说起来。
「姐姐啊,被主人调教了哦。」
「什么,调教」
听着这个陌生的词匯,青钰的心脏仿佛被揪紧了。
随即她又註意到了,虽然姐姐语气一如往常,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失去光芒的、
仿佛木偶一般的眼神。
危险!
註意到了这点,她毫不犹疑地变身了。
「魔女变身!」
这么大叫着,她的全身发出了光芒。
当光芒散去,青钰的身上出现了华丽的裙甲,而她手持长枪,对准了男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我姐姐做了什么」
「咿是守护世界的魔女吗」
男人明明被长枪指着,却丝毫不惊慌,这幅样子让青钰的表情更加严肃。
这个人,不简单。
就在她打算先发制人的时候……
「青钰,你可不能这么对主人哦。」
「姐姐……啊!」
自己的姐姐居然拿起床头的手机,对自己拍了一下。
闪光灯在一瞬间让青钰头晕眼花,她有些愤怒,想训斥姐姐现在都什么时候
了还在拍照,但是马上她就擦了擦眼睛,闪身挡在了姐姐的身前。
「姐姐,你被控制了,这个人是邪恶的存在啊!」
「你在说什么啊快点把武器放下。」
「姐姐,你……」
咻。
突然,青钰感觉到自己好似被迷雾笼罩了一般。
身体轻飘飘的、意识就像飞到了云端,而紧盯着敌人的眼神也失去了焦距。
如果有镜子的话,青钰应该能够看见自己的眼神已经和姐姐一样失去了光亮。
咣当。

意识依旧半梦半醒,青钰却发现了自己居然双手不听使唤地丢掉了枪。
而在自己恐慌着的时候,夏莹的声音却继续传来:
「快把裙子掀起来。」
「呜……」
不行!
即使这么在心里唿喊,青钰却像是人偶一样,明明心中无比抗拒,脸上却变
得毫无表情,只能够机械地掀起裙甲。
不要啊!
因为自己白色的小裤裤露在了外面,少女发出了悲鸣。
而好似要对着主人炫耀妹妹,夏莹微笑着将手抚摸向自己的阴户。
「主人看啊,这就是我妹妹那新鲜的处女穴哦。」
在说话的时候,她还不断地用手轻轻隔着内裤抚摸自己的阴户,而随着手指
像是按摩一样地来回抚弄,内裤的表面被勾勒出了一个下流的形状。
一阵阵电流般的刺激也传向了青钰的脑门。
(啊,这个感觉是……)
「咿呜……」
因为莫名的刺激,她失去神色的脸稍微抽搐了一下。
「哎呀,不愧是处女呢,主人你看啊,青钰已经很湿了哦。」
手指一边转着圈圈,夏莹微笑着对男人讲解着。
而男人刚刚射精完的肉棒居然又缓缓地竖了起来。
「嘿嘿,很不错嘛,那么今天就让你们姐妹一起服侍我吧。」
「好的,那请让我先帮青钰进入状态哦。」
夏莹说完后,更加卖力地爱抚妹妹的阴户。
「青钰,腿夹得紧一些。」
「嗯呜……」
身体不听使唤地夹紧了腿,青钰无法自制地发出了哀鸣。
手指虽然隔着内裤,可是姐姐的手法好撩人,仿佛完全了解自己身体的每一
个细节,每次摩擦都让自己的精神接近崩溃。
少女两手提着裙摆,仿佛玩偶一般被姐姐玩弄着,她那张冰清玉洁的脸也不
知不觉染上了煽情的玫瑰色。
终于,在某一刻。
滋熘熘……
仿佛撒尿一般,一阵水流从青钰的腿间喷出,顺着大腿缓缓落下。
而被命令不能动弹的青钰只是微微翻了翻白眼,从喉间挤出高潮的呜咽,就
像雕像一样不得不继续维持着动作。
「啊啦,看来她已经准备好了哦。看啊主人,她的乳头都已经勃起了哦。」
夏莹掀起了青钰的上衣,在摘下胸罩后,展示般地捏了捏那高高凸起的粉红
色草莓。
「呜,呜呜呜!!!」
对此,震动着喉咙再次发出媚叫的少女只能从嘴角流出口水,连转动眼珠子
都做不到。
看着青钰这幅任人宰割的模样,男人的肉棒举地更高了。
「嗯,毕竟表情都已经变得很想要了呢。」
「那么,青钰,去给主人口交吧。」
(不要啊!)
稍微恢复了意识的青钰绝望地发现自己依旧不能控制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
自己缓缓走到男人的面前跪下,然后就像吃雪糕一样,她伸出舌头舔了舔男人的
龟头,然后一口吞下。
剧烈的腥臭让她差点吐出来,可是与心中的不情愿相反,身体却老实地发起
情来,而且就像妓女一样卖力地摆动着头。
「哦,哦,好舒服哦哦哦……」
男人发出了怪叫,随即惨无人道地抓住了青钰的头,死死地将她往自己腿间
按,每次的抽插都会让少女的面部完全贴着阴毛。
肉与肉碰撞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
啪!
啪!啪啪啪!!!!
「啊,好无聊哦,让姐姐开发一下你的后面吧。」
随着几乎被被插嘴插到意识模煳的青钰听到姐姐的媚笑,她突然感觉到来自
后庭的压力。
「呜,呜呜呜呜!!!!」
仿佛蒙上了水雾的瞳孔勐地缩紧了。
在口交的时候,夏莹将一根自慰棒狠狠地捅进了青钰的屁眼里。
即使后面痛的不行,即使手脚都已经开始抽搐,青钰却还是挣脱不了身体被
施加的控制。
「噢噢噢,这样好像嘴巴会更紧呢。」
「主人喜欢的话,我会插地更用力呢。」
「呜,呜呜呜!!!!」
口水混着泪水滴落到地板上。
魔女的调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