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其它

姐姐的迷人乳香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爸爸带我去他的一个朋友家玩。他们大
人打牌打得太晚了,我就留在他们家过夜。
爸爸的朋友有一个女儿,念初二,刚16岁。而我只是个10岁的小孩子,
还沒有独自一个人睡觉的习惯,所以大人们就安排我和那个16岁的姐姐一起睡。
姐姐的卧室很干净,被子也是香香的。我们很高兴地钻到一个被窝里,虽然
她比我大6岁,可也是孩子心性。我们俩都是独生子女,所以跟陌生的孩子睡一
张床,都觉得挺好玩的。姐姐属于发育比较早的类型,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身
材偏丰腴,眼睛大大的,皮肤很白皙。
盡管我只有10岁,但是对异性还是很有感觉的,我也知道男女是不一样的,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趁着小朋友们午睡时,钻到女生的被窝里亲过她的嘴,还
摸过她的小逼。所以,这回有一个发育出雏形的少女姐姐跟我一起睡,我的心里
就像揣着一只小兔子一样忐忑不安,总好像暗暗期待着发生点什么事似的。
姐姐的神态也不太自然,上床时连衣服都沒有脱。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也是
个男孩子,她应该是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子睡在一个被窝里,青春期的少女大约对
异性特別敏感,哪怕我只有10岁。姐姐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晕,略带三分羞涩。
大人在客厅里打牌,我和姐姐在她的小卧室里却兴奋地睡不着觉。幸亏是星
期六,大人们也不催我们。
「你想吃苹果吗」姐姐问我说。
我点了点头,她就起身去床头柜上拿了两个红富士苹果,递给我一个。我们
一人拿一个大大的苹果,互相看着嘻嘻笑,也不知道笑什么,也许对孩子来说,
男女能名正言顺地同处一室,甚至是同睡一张床,那感觉多少有点「偷尝禁果」
的刺激。我俩就像刚进洞房的小丈夫和小媳妇一样,虽然懵懵懂懂的,可是心里
头却都不太安分。
吃完苹果后,我们就凑着脑袋互相看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觉得如果
说孩子的事情,好像太幼稚了,然而大人的话我又不会说。后来也不知是哪儿来
的灵感,我突然问她:「你怕痒吗」
「不怕。」她说。
「真的啊」我装出一副很惊奇的样子,说,「我才不信呢!」
「不信你可以胳肢我啊!」她也一本正经的说道。也许当时她也知道,这大
概是我们肉体接触的最好的理由。
于是我伸手胳肢她的脖子,一边胳肢一边问:「痒不痒,痒不痒」
我的手指在她白皙的脖子上不停地搔弄,沒想到她果然不怕痒,嘻嘻地笑着
说:「不痒,不骗你喔!」
我鼓了鼓勇气,手顺着脖子往下移了移,进到了她的衣领里,大概是锁骨那
儿。在移动的过程中,我生怕她会突然生气,所以不停地说话,以转移她的注意
力。我的手移到哪里,嘴上就问她:「这里呢这里呢……」
她一直摇着头表示不痒,带着三分色胆,三分好胜的心,我又把手往她衣领
深处伸去,不过我不敢直接摸她胸前圆鼓鼓的乳房,而是採取了一下「迂迴包抄
的战术」,我先伸到了她的胳肢窝里,同意料中一样,她还是说不痒。终于,我
顺理成章地把魔爪伸向了她的乳房,好软的两堆肉啊,又软又暖,手感真是舒服
极了。
「这里呢」我继续问她。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搔弄,决不放过一寸肌
肤。
「不……不痒啊!」她的脸突然变得更红了,语气也结结巴巴起来。
「不会吧你再不痒我就沒办法了。」我故意拖延时间,以便在她的乳房上
吃更多豆腐。
「啊——」她看着我的眼神渐渐朦胧起来,如今我才知道,当女人眼神变得
朦胧,那说明她们有发春的迹像。可惜那时候太小,也不懂男女之事,只是凭着
本能对异性的好奇心和好感,用着小小的「计策」,成功摸到了姐姐那发育出雏
形的乳房。
我的手指触碰到了姐姐的小乳头,它已经翘立起来,硬硬的,手指一碰过,
就微微颤抖。
「姐姐,这是什么呀」我装作不懂地问她,手指尖在她的乳头上一逗一逗
的。其实主要还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好让我的手多过过瘾。
她的脸和刚才的红富士都有得一拼,喘息声也有点重了起来。
「咪咪头啊,」她犹豫了一下,说,「你也有的。」
「我沒有啊!」这倒奇了,我心下说,一个男生哪来的「咪咪头」
「有的,每个人都有。」她明显是不懂装懂。
「我真的沒有啊!」我着急地辩解。
「真的吗你让我摸摸……」姐姐说到后边几个字,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原来姐姐也和我一样色,虽然她是女生,可是她也对异性的身体怀有同样的
好奇感,绕了半天,居然是想摸我的身子。
我当然乐意给她摸了,也不知道当初我那副小身板,在姐姐摸起来,感觉是
什么样的。不过似乎她怀有极大的兴趣,反復在我的胸膛上抚摩来抚摩去。
她的手指碰到我的平平的乳头,满意地说:「看吧,你也有的。只不过比较
小而已。」
趁她专心在抚摩我身体的时候,我赶紧捏了两把她的乳房,还用手指拨弄了
几下她的乳头。
就在我们互相过瘾的时候,突然卧室门传来「咚咚」的敲门声。爸爸的朋友
在门外喊道:「你们俩怎么还不睡,这么晚还亮着灯。快点把灯灭了睡觉!」
我和姐姐迅速缩回手,互相吐着舌头作了个怪脸,乖乖地熄了灯,上床睡觉。
经这一吓,我倒沒再敢升起什么非分之想,毕竟小孩子还是比较听话的,大人的
话就好像圣旨一样。姐姐也老实多了,她最终还是穿着衣服和我睡了一晚上,现
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当初沒有解开她的衣服,看一眼她那对手感超棒的少女乳
房。
那以后我再也沒见过那个比我大6岁的姐姐,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这件事。
一个16岁的少女,被异性抚摸了身体,并且还是很重要的那个部位,应该沒有
这么容易忘记吧不知道兄弟们在小时候是不是也有过各种各样的艷福呢,其实
小孩子看上去很无害的样子,反而是最容易吃女人豆腐的阶段……这让我想起来
一首网络上流行的粗口歌,以幼儿园小朋友的身份唱的,歌词如下——
阿姨爱我我爱她,我爱阿姨的大咪咪,阿姨爱我的小鸡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