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牛记杂货店


真讨厌,都快过年了妈妈还让我去上补习班!
“我的变形金刚又快做完了”补习班下课后我一个人回家,想着小军他们都去游乐场玩了,只有我要补习!真气死我了!走到巷口,可恶的狂派坏蛋大阿辉正在牛记小店前吃冰条,老远就向我吐舌头努咀巴,算了,正派人仕总不要跟这下三流角色来计较。可就在我经过时,这死阿辉竟用纸团扔我!“太可恶了!!!好,“我装做不理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趁他无防备突然的转身沖向牛记小店。阿辉吓了一跳,不知躲那去。于是转身跑进店里边去。”看你往哪跑死阿辉“我跟着沖进去了。牛记小店里边的牛大叔马上大喝:臭小子,快出去,小心我的东西!他妈的!!!牛大叔大声一喝,我有点怕了,谁知阿辉趁机熘走了,这坏蛋可狡猾了!跑出去时故意将门口货架上的一个装糖果的玻璃瓶一手推倒了!玻璃瓶就落地开花了!好家伙,我正要追上去,可那牛大叔已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衣领。他恶狠狠说:你这兔崽子!他妈的,看你把老子的东西碰坏了,快赔我钱!他的螃蟹壳一样的脸这时一阵红一阵紫的。脸上的横乱的肉快都一跳一跳的!这下闯祸了!!!我又害怕又慌,心里一急就在他粗壮的手臂上咬了一下。牛大叔大概不很痛,还是紧捉住我不放!我便大声叫“妈妈”-----。牛大叔又喝道:好,你有妈妈就好,快叫你妈妈来赔我钱!快!牛大叔把我扯到他的电话旁。我敝着咀正想哭,但一见牛大叔的样子却不敢哭了。妈妈这时一定在家里等我呢。我哽咽着正要喊妈妈-------牛大叔已抢过电话大声地嚷着起来-------
妈妈很快地来到牛记杂货。一进店里,牛大叔那突出的蟹眼睛开始忙着在妈妈身上转。蹦紧了的肉因强装的笑意稍爲松驰------但就似笑非笑的肉脸更难看了。他似乎一时记不上要说什麽,妈妈便有机会问我了原由。妈妈听后当然是替我说理,但牛大叔就说是因爲我追阿辉才会碰坏的,不管是谁!不管有意无意!他还高举我咬他的手臂,声称要赔他汤药费。一向柔弱的妈妈怎样够和这大牛公比声音大呢!而这时候,一个穿着整齐带老花镜的伯伯走到店门前。他说:哎,老牛,给我来包红宝。那伯伯是我小学校长龟仙人(他姓归,一头秃光了,下巴却留着长胡子,看上去就像龙珠里的龟仙人)他看见店内的妈妈和我便说:哦,林太太,你和小明来买东西啦他说着走进店来。妈妈连忙上前应着说:校长您好!他托一下鼻梁上的老花镜我知道龟仙人开始说教了,果然他清清喉咙说了:上次开家长会时我就跟你先生说过,小明啊,成绩是不错;但他嘛在班上。。。。。。。。。。。。(省了)他啊,一定要注意纪律,你说是吧!不知道他有沒有跟你说过妈妈连忙点头回答:是的,他跟我说过校长你的意见,我们都很注意小明的日常行爲,一定教他学好。龟仙人点点头说:好,那就最好,我们学校可是城里重点小学。可不能让行爲不好的学生坏了名声,就算再拿几万块来建校,我们也宁愿可不要了!所以像小明这样好动的,要多加提醒。妈妈连连点头应是。龟仙人满意地又托一下眼镜。看到呆着的牛大叔他问:哎,老牛,你干发呆做啥怎不卖我烟啦正在胡思乱想的牛大叔才呆过来了,连忙递过烟包又接过校长的钱。龟仙人对我们点点头转身走了。
看他走远了。妈妈才有些放松似的,那牛大叔这时却走到门口,伸手把两扇门关上。妈妈有些慌了问:你,你这要干嘛让我们出去。牛大叔转身过来,伸出猩猩一样的毛手摸着我的头故意轻的说:不用急嘛,林太太,我沒安坏心;只是有关小明学业前途的大问题,想跟你好好的谈谈,嘿嘿!外人听了可就不好!你是聪明人,一定明白的罗!牛大叔脸上一阵得意,妈妈脸上却一阵红。牛大叔不等妈妈回答却对我说:小明,你在这里坐着等一下,糖果喜欢就随你吃,啊!你妈妈跟伯伯我有重要话要谈。你要乖哦!说完,牛大叔拉住妈妈手臂将妈妈拉进里屋,进了最后的一个房间。“贡”房门关上了。我等了好一会,不知干什麽好,看看电子表,快三点半了!变形金刚快做完了耶!店门这时却被打开来了,一个满头灰白的老蟹壳脸从两扇门中伸了进来,哇!那脸上一块块的横肉比牛大叔还皱还要难看。我吓了一跳。老公公看见我一个人坐在店里疏落的眉毛并做一对等边三角型,他大声问:小鬼,你是谁,在我家里干什麽我说:我是小明,你是谁老公公眯着他无法眯着的突眼粗声说:我是谁我看你是趁我家沒人来偷东西我马上摇头,答:不是,我不是,是牛大叔跟我妈有重要事谈,到后边房间去了叫我在这里等的,你才是来偷东西老公公听我顶撞他脸更皱的吓人了,他说:你他妈的小鬼,我是他老祖宗,这是我家店子,我来偷什麽操你娘-----。老公公说着就驻着一条木拐杖一步步走进里屋。他在那最后一间房间的窗户前,驼着腰往里瞧了一下。好像有了极大发现,把拐杖靠在一边墙上,敲门叫开!我看见牛大叔从门口伸出头来,老公公快步进了去,牛大叔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嘭”门又关上了。
妈妈他们在干什麽呢我要看看去。于是悄悄的走向那房间。靠近了就听到有人说话有人叫着的声音。我踮起脚学着老公公从窗户瞧里边看,咦!房间里有妈妈,牛大叔和老公公三个人。他们都挤在房间的一张朱红色沙发上。妈妈一头卷发都松乱了,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扯开,露出奶白色的身体,刚才穿着的睡裙被翻到腰上去、白色内裤套在右小腿上。肥肥的牛大叔双手拿住妈妈的两只圆圆的大奶肉边捏边揉搓。妈妈就在“不--不要”地低声说着一边不让牛大叔亲她的咀。刚进去的牛公公就趴在她前面,用干巴巴的双手掰开妈妈光滑无遮的双腿,把头贴在妈妈腿间,一口屎黄色烂牙的阔咀里伸出一条尖尖的长舌头,一下下地刮弄着扫着妈妈那好看的肉洞的地方。妈妈屈起的大腿地颤抖,五只小脚指时而屈伸时而直蹬。一会,牛大叔不去摸妈妈的大奶肉也不亲妈妈的咀了,他是把衣服拉起把裤子脱下来,看!原来牛大叔有个圆圆的大肚腩!围住了肚脐都长了许多黑毛,越往下越多,一团团的。不像妈妈长三角形的好看,他的毛毛怪好笑,可是他的鸡鸡可吓人了!!!黑乎乎的一大根,有我的无敌金刚剑一样粗,鸡鸡头又红又肿的和我拳头差不多大,发红的鸡鸡袋又大又涨长满长长短短的黑毛。牛大叔上前对着跨到妈妈身上,他长得矮,所以那黑鸡鸡就刚好就吊在妈妈脸前。他扭着大屁股教鸡鸡头碰着妈妈的鼻子的咀巴,妈妈好像闻到臭味似的,咳了几下。扭着头来避开。但牛大叔双手按住她的头不许她动,硬是要将鸡鸡送进妈妈咀里。牛大叔怪笑着说:嘿,太太,快吃吧,小明在外边等着呢,老子的吊可好味道啊!嘿嘿!妈妈听牛大叔这麽说,咀唇不紧闭了,任由黑鸡鸡头钻进咀里,牛大叔把鸡鸡放到妈妈口里后就动着他的大屁股把鸡鸡从妈妈咀里拉来拉去的。妈妈闭着眼睛,鼻子哼着唔唔的声音好像鸡鸡很难吃的。牛大叔哈哈笑说:对啦对啦,太太这样才让人爽嘛,我爽了,你儿子才能上名校嘛!怎麽样,我的鸡巴比你老公味道好多了吧嘿!待会我教它让你更爽!牛大叔刚说完我听见“这骚迫,爷爷才亲了两口挖了一下,就洼洼流汤了,怪不得说现在的女人都是淫娃,守不了身的,男人一撩就发骚水了。哼!原来是牛公公一边用手指挖妈妈的肉肉洞一边不屑地说。他正伸出手指放到妈妈肉肉洞里边插动,一会抠一会捅。连可爱的红红的肉肉都弄翻出来了,像朵小粉红花。湿碌碌的肉肉把牛公公的手掌都弄湿了。上面的牛大叔骑了一会说:老爸,你先来吧!牛公公放开正吸着的肉肉洞一边摸着裤裆回答说:他妈的,还未硬上呢你先操吧!牛大叔说:好!我先弄爽她,那现在叫他给你吹吧!说着牛大叔拉出妈妈口中的鸡鸡。牛公公就趴到另一边去,牛大叔就把妈妈按倒在沙发上躺好。将一个埝子放到妈妈屁股下,让妈妈屁股向上迎。牛大叔双眼发光的看着妈妈的肉洞,神情和那天外公一模一样的,真奇怪!爲什麽大人都玩这鸡鸡插肉肉洞的游戏呢趴在一边的牛公公看着牛大叔的黑鸡鸡要插我妈妈的肉肉洞,他一手伸到裤子里摸着什麽!牛大叔这会儿用大鸡鸡头对在妈妈的肉肉洞处上上下下的揩擦。妈妈这时在低声说:唔---不---求你,不要啊,放了我好吧,不要干我!牛大叔听了脸上一阵兴奋似的也不说话,鸡鸡头已沾湿了,他轻轻挺腰鸡鸡头就向肉肉洞插去。妈妈咬着了下唇“唔”的叫了一下。鸡鸡头就钻到她肉肉洞里去了,牛大叔挪了一下毛毛的双腿屁股扭了几下。黑鸡鸡在妈妈的“唔---唔”声下,一节节地全都钻进肉肉洞了。
这时我看到妈妈紧皱了眉头,好像比上次外公鸡鸡钻入时要皱得多!牛大叔两只蟹钳子的肥手钳紧了妈妈的双脚。说:太太可真是上等货,生了小明还这麽够紧头的!哈!来来来!老子今天好好的替你干松它,让你老公好进点,嘿嘿!他边说边开始一下接一下地将鸡鸡抽送了,妈妈的叫声也随着他每动一下鸡鸡又高又低的起跌了。牛公公在旁看得眼红,捉起妈妈两只律动的大奶肉又搓又咬,奶头都被他吸得又红又涨了。他这下子也脱了裤子,我以爲他也有大鸡鸡,可是他打皱的小肚皮下,灰毛毛之中只有一条不大不小半弯着的皱皮的黄鸡鸡!他将肚皮贴到妈妈脸前把紫色的鸡鸡头送到妈妈咀边,妈妈又不肯张咀。牛公公骂了一声:臭婊子,快给爷爷我吹吊。说着他用手钳住妈妈的腮子,妈妈痛了,不敢不张咀!!!只好把牛公公的黄鸡鸡给叨住。牛公公又骂了:臭婊子,谁叫你这样子,快给爷爷吸,给我吹硬它。操你妈的!妈妈闭着眼睛就真的动咀吮着那鸡鸡了。牛公公又一边揸弄她的大奶肉,他说:真是贱货,不骂你就不听,这样吸才叫吹嘛!看看,嘿嘿!这奶真不错,又圆又大摸得真爽!我年青的时候怎麽就沒有这种的上品!!!真不公平!而干着的牛大叔这时候把妈妈双腿扛到自己两边肩膀上,肚腩贴紧着妈妈小腹。已看不到黑鸡鸡插肉肉洞了,只看到他的屁股又蹦又松地很快运动着,忽然牛大叔喊着:啊!啊!来了!爽死了!那涨红的蟹壳脸皱做了一团,他好像挺辛苦的但又很享受的。大屁股比刚才快很多的动了十几下后,腰弓起来,黑鸡鸡一下退出妈妈湿滑的肉肉洞,牛大叔一手拿捏着黑鸡鸡快速地套了几下,这下可神奇了!“呜----”牛大叔低叫一声后,鸡鸡头突然用力地尿出一道白色的东西,勐地远远飞出去,一下打散在妈妈两只大奶肉上!牛大叔每套一一下,鸡鸡头又尿出一道,一连几道白色的浆煳都尿在妈妈肚子上。牛大叔套了十来下,那些浆煳才尿完了。他捏着鸡鸡坐倒在沙发上一边喘气。
妈妈这时双腿将开来了,一只脚好像沒有力的垂到地上。牛公公已抽出妈妈咀里的鸡鸡,哎!那鸡鸡刚才还是弯弯小小的,现在就涨得大起来了。但比黑鸡鸡是要小的。可还能向上翘!好像很神气的。牛大叔这就坐到地上去了,牛公公就上了沙发。他老鸭公叫声音又响了:臭婊子,要装睡沒这麽便宜你,快转身,给爷爷趴好。牛公公命妈妈趴在沙发上。他就跪在妈妈身后。妈妈刚趴好“啪”牛公公一巴掌打在妈妈白白的屁股上说:还慢吞吞,臭娘,给你爽快也要呕气操你娘!牛公公这阵子用那干籐的手一只扶到妈妈一边屁股上。一只拿着他大起来的黄鸡鸡------看着他和妈妈那个姿势我想?这样也能玩吗但牛公公的鸡鸡已伸到妈妈的两腿间叉处,妈妈两只垂下的大奶肉在牛公公一下使劲的动腰时晃荡了起来!好可爱哦!我忽然想像牛大叔那样摸摸它。只见牛公公小肚子下的鸡鸡整根都送到妈妈腿间去了,只剩下一个毛茸茸的鸡鸡袋了,当我看见那只鸡鸡袋一动时,牛公公就开始摇动他的腰了。那黄鸡鸡随着他弓腰时出现一节!向前挺腰时就只能见鸡鸡袋在动!妈妈那肉肉洞真利害,不管是外公还是牛大叔或是牛公公,三只不同大小的鸡鸡都能给全部吞进去的!妈妈真了不起!牛公公慢慢地动着他的腰一边不停说:呜。。。操你迫,淫妇,背着老公和男人吊干,嘿!看我干死你,臭娘。。。。他还伸手去抓妈妈两只还在跳蹦蹦的奶肉。他的腰一会急速地动几下,一会又停一下不动去揸奶。还好像十分得意地说着:看,爽死你,欠干的淫妇。嘿!又说:骚娘,爷爷吊得你爽吧,唔!你看,你小鸡洞流被爷爷大鸡巴插得水汪汪了。哈哈---哦!听牛公公这麽说我才知道了,妈妈那两片可爱的肉肉地方叫小鸡洞。
嘻!那时妈妈不知是玩得开心还是被牛公公捏痛了奶奶,又像刚才被牛大叔压着时一样尖尖的叫起来了。牛公公好像很快乐的抱着妈妈的腰摇呀摇的,屁股扭呀扭的。毛茸茸又皱瘪瘪的鸡鸡袋又蹦又跳。被抱着的妈妈也唔唔呀呀的叫着不止。他们干着干着,妈妈突然好像发抖一样全身一颤一颤的,还咬着下唇不叫了,似用在忍耐着什麽一样。撑在沙发上的两只手也不住地抖,好像撑不住要趴下来。坐在地上的牛大叔却笑嘿嘿的说:老爸,你真是宝刀未老,林太太被你干上爽头了,快,让她也洩吧!以后她就会听话了!哈!牛公公又一手掌打在妈妈白白的屁股上说:臭婊子,爷爷才干一会就来了,看你骚成这模样。呀!!!妈妈好像被打痛但身子还在抖着,脸上又红又湿得像用水洗过的苹果!牛公公说完时也开始干得快了,喘起气来就像只狗狗一样呜呜声的。这时候已看不到黄鸡鸡了,只是牛公公弯了上身伏着妈妈的背,然后使劲地摇着腰,他的小肚皮贴到妈妈屁股上,那妈妈腿间和他小肚皮下那处黑乎乎看不清楚了!!!我想是牛公公累了沒力气把鸡鸡拉出来了。那情景就和那次外公一样。妈妈也好像累了,刚才发抖了以后把上身趴下来,头无力枕在手臂上。她那大奶奶在两侧腋下挤了出来,变成一个鼓涨的白里透红的乳半球。只是仍然两只脚曲跪着将屁股向着牛公公。牛公公那双手捏紧了她腰的两侧,一味把鸡鸡送入妈妈腿间小鸡洞。牛公公正张大他黑洞洞的大咀,露出又黑又烂的牙,他的老蟹壳脸上眼睛鼻子大咀都皱做一堆了。他边摇他的腰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叫了:好你个骚娘,吸得爷爷爽死了,呜—这下败给你了。呜-------要射------牛公公使劲地狂摇了十几下,两块屁股登时一紧然后连续把屁股顿了一会,好像要把什麽东西给顿出来的。他伏下来死死地抱紧了妈妈,喘了好一会,才死了一样倒在沙发上。黄鸡鸡又变成了弯弯软软的从妈妈湿淋淋的小鸡洞跌出来了。在旁边看着的牛大叔这时对他爸牛公公说:爸,你在她里边射了,不怕,不怕她----牛公公喘着粗气大声说:呸!你这有胆操沒胆动真枪的,他臭婊子自愿给操干的,怕她告嘛爷爷和她交配就要给她下种,就是给她操过儿子!“对对,那我也给他送个儿子,哼哼”牛大叔哼笑着再次爬上沙发。我见他学着牛公公的样子跪到了妈妈屁股后。并发觉牛大叔的大肚腩下面,黑鸡鸡又像刚才一样凶神恶煞的名上擡起来了。它像一只饥饿的怪蛇,咧开竖张的大咀直喷黑气,它抖动着,展动一身怒涨的肌肉对准妈妈腿缝内的小鸡洞侍机侵进,饱其兽欲。牛大叔用手将妈妈两片屁股肉向两边分一下,看看小鸡洞。他一只粗大手指伸到妈妈腿缝内动了几下,趴着不动的妈妈禁不住低声闷哼了一下,牛大叔把手指拿出来时皱着眉头说:爸,你还真利害,把里边灌得满满的,全都是你的种了!!!牛公公粗里粗气的哼声说:我操,这你家老子的东西,你怕髒不是你不也是这东西里来的呢牛大叔一面沒趣又不敢顶撞,只说:我不是怕髒,只是里都满得要流出来了----他还未说完,牛公公却向他动气地说:你这沒出息的,让你管着你老婆和女儿,你却白白让她们都给跑了。害你老子这沱东西沒迫放!今天搞这个臭娘来放了,你老是说长道短他妈的沒出息-----。看这老大块被他老爸骂得一面灰,真替我出气了,哈哈!牛大叔挨了臭駡不敢再说了,一面灰灰地把他有点沮丧的黑鸡鸡对准妈妈屁股缝,一挺腰黑鸡鸡早送到小鸡洞里去了,害妈妈全身震,看来这黑鸡鸡是挺秀劲的。牛大叔扶着妈妈腰两边马上摇起来。他的猪腰晃过不停,他比牛公公力气大多了,撞得妈妈身子和大奶子在沙发上不住地磨蹭,不知妈妈是被磨得难受不是牛大叔的黑鸡鸡又插痛了她,她的叫声慢慢的好像在哭泣了。我听见妈妈的哭声我的心酸了起来,也想哭了。我拍着窗门向里边说:妈妈你怎麽啦妈妈牛伯伯你不要欺负我妈妈,我赔你糖果---我赔你糖果好吗知道我在外边看着他们,牛大叔嘿嘿笑了说:林太太,这样干你爽吧啊!你家小明真懂事,妈妈被男人干他还旁边看好!这样干你真刺激!嘿嘿!牛大叔更用力地动腰了。他又说:我的鸡巴好不好吃,啊!林太太在你儿子面前干你的迫,特別爽啊!如果下次在你老公前操你,嘿!那就更爽不过了!而那牛公公见我又拍窗又叫,怕我捣蛋了。于是向我大声说:小鬼头,你闭咀,再叫我宰了你妈再出来宰了你。我看你给叫!你叫啊!快给我磙!听见牛公公恶狠狠的,我也怕了,怕妈妈被他宰了。但我不能留下妈妈自己走的,于是我还是在外边看。“铛”房间墙上的大锺已经来到五点半锺了,妈妈和牛公公他们已玩了一个多小时了,怎麽还沒完呢我还要看六点锺的黑猫警长呢!咦!可以回家了吧,里边牛大叔的猪腰在摇了好一会后又开始乱抖了,屁股飞快地摇呀的。然后他“呃----”地叹了一声》浑身的肥肉发颤了看他刚才的劲头一松,一双大毛腿拼命地夹紧妈妈粉嫩的美腿,大肚腩凑上了两片白白的屁股上贴牢似的。一动不动了。只有脸上的横肉扭紧起来了!就像是平常我催大便的样子。可牛大叔沒有大便呀,只是屁股肉又松又紧的连续好几下,那时妈妈也随他的屁股一紧一松时全身抖颤了。看着牛大叔的脸放松了人也睡倒在沙发上。当他黑鸡鸡一退出来。一沱白滑滑的浆煳竟从小鸡洞里给涌了出来,流了妈妈一腿。我以爲妈妈可以走了,但牛公公却又跳上沙发,把妈妈按倒在沙发上让她转回身子。他就趴到妈妈身随手捧起两只奶子又是吸又是舔。粗厚的两片大咀唇好像吸粪器一样大口大口地吸,真难看死了!他还边用手揉着他软软的黄鸡鸡,这牛公公怎麽还想和妈妈玩插小鸡洞吗我还要赶着回去哦!哎!那牛大叔不就在一边穿衣服了吗,牛公公还要干啥!!!真急死人了!那牛公公在妈妈身上身下搜了又一会,他给揉得起劲的鸡鸡还是沒有动静。于是无奈爬从妈妈身上起来说:臭婊子,算你沒福气,不然爷爷再给你下次种,让你再享受被子孙水涨满子宫的爽头。哼哼!终于牛公公也穿了衣服和牛大叔开门出来了。我连忙进去看妈妈可牛大叔拦着我说:小明,你很快有两个弟弟罗!哈哈!我说:怎麽会呢!爸爸一家只能生一个小孩!牛大叔又哈哈笑了,牛公公就说:小鬼头,这两个弟弟不是你爸爸的生的,是爷爷、叔叔和你妈妈交配,让鸡巴在你妈妈迫里面下种给奸出来的,嘿嘿!你回家要告诉你爸爸,我们给他送便宜货。我听不明白,从牛大叔腋下穿了过去,进到房间里我叫妈妈,我来到沙发前,妈妈正趴在沙发上在休息,妈妈无奈地看了看我,才起来拿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我第一次这麽近看妈妈的奶子和小鸡洞,心中有股莫明的感觉,好像高兴吧!这时妈妈身上一处处红红的牙齿印和手指印,还有粘粘的牛大叔尿出的浆煳。小鸡洞呢,两片肉肉都有些红肿了!哇,还在一团团的流出好多好多的浆煳来!妈妈拿过沙发前几子的手纸擦了一身体和小鸡洞。穿过衣服,脸上红红的但一点笑容也沒有了。妈妈拉着我头也不擡地走到店门前,牛公公坐在一张木交椅上咕噜咕噜地抽着水烟。突出圆眼睛直勾勾地在妈妈身上看。牛大叔也一面狡猾地说:林太太,扑克你这麽美貌贤淑,原来这麽骚,要我们父子干你这麽久才满足,嘿嘿----妈妈沒有回答他也不看他,拿出钱包来低声问:打破的东西要多少钱牛大叔嘿嘿笑了说:用不着,用不着!啊!能操到像太太你这样的上品,就算我和老爷子出去花钱干野鸡还难碰上,嘿嘿!这糖果就当我送小明吃的吧!嘿!妈妈沒有再答牛大叔拉起我正要出门,牛大叔却喊住我们说:林太太,你怎不留个电话就走啊妈妈停住了脚步,有些紧张颤着声音问:你,你还想怎,怎麽样牛大叔说:哈!沒什麽,只是有句话想提醒您,如果小明想好好的读名校,那林太太应该好好的谢谢我们父子俩爲你保守秘密啦,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妈妈低着咬着下唇,想了一会转身走到收银柜前,在牛大叔摊开的报纸上拿起旁边一支铅笔,慢慢地擡手艰难地写上了我家电话号码。我们就要走出店门时,牛公公才开口说:骚迫,下次爷爷干你时再给你多下几次种嘿嘿------
回家的路上,妈妈什麽话也沒有说,回家后妈妈把我拉到房里对我说话,说不能把今天的事告诉爸爸,否则我们都会挨駡的,我问妈妈刚才她和牛公公他们在做什麽妈妈说这是大人做的游戏,我长大就会明白的-------从那天起,妈妈一个星期便有一两天要到牛记杂货店和牛公公他们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