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诱人的儿媳


下了班的老王急匆匆的赶着回家,快到家的时候,老丁拦住了老王的去路道:「老王啊,怎么走的那么快?家里出事了?」
老王一看是老牌友老丁,道:「是老丁啊?我家沒事啊?只是我昨天值夜班有点累了,所以想早点回家睡觉。」
老丁也沒怀疑,道:「哦,值夜班也是蛮累的,那你早点回家睡觉吧,有空我们去摸几圈,你可好久沒有来棋牌室了。」
老王心中急着回家,所以敷衍道:「好的,有空我会去的。」
老丁道:「那可说定了,你可不要骗我,你这话可是说了好几次了。」
老王道:「一定。」
送走了老丁,老王赶紧回家,打开门,直沖卫生间,动作真是一气呵成,看来这种事沒少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王急着上厕所呢,可是接下去老王的行为就让人吃惊了,为什么呢?    原来老王不是上厕所,而是打开了洗衣机的盖子,这时又有人说了,洗个衣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可是接下去老王的动作又让人吃惊了,因为老王手上拿着的是女人的内衣和内裤,更吃惊的是老王竟然一手拿着内衣内裤对着鼻子就是狂闻,看着老王衣服满足的样子,真是陶醉在这一刻了。
此刻闻着内衣传来的味道,老王脑海中幻想着儿媳此刻穿着性感的蕾丝内衣和这条只能勉强遮住小穴的内裤,接下去老王就拉开了裤子的拉鍊把早已硬的跟金刚石一样的鸡巴露了出来,等鸡巴从裤子中暴露出来后,哇!好粗好大的鸡巴,最起码有20CM长,如果有女人在的话,肯定会尖叫道,老王,老王,虽然你老了,但是这根宝枪可一点都不老啊!宝枪一出,谁与争锋?可是一物降一物,能降住着跟宝枪的是什么呢?接下去你们就知道了。
只见老王把儿媳的内裤套在了他的大鸡巴上,手自然而然的开始上下套弄起来,仰着头,闭着眼睛,脸也开始发红,过了一会,连唿吸声也开始变重了。
十分钟后,老王啊的一声:「小颖,爸要射了,射到你逼去了。」
随后又快速套弄了几下,鸡巴一阵发麻,随后啊的一声,一股股磙烫的竟然像压力水枪一样喷射出来,射的地上和内裤上全是。
射完精的老王一屁股坐在了透水马桶的盖子上,脸色潮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一会,盯着内裤上白色的液体,老王把内衣内裤什么的放着了洗衣机里,然后按下了启动,随后老王才满足的离开了卫生间。
一到床上,值了一天的夜班加上刚才又射了一次,老王很快就累的进入了梦乡,直到身子被人推了推,耳中传来一声轻声细语的话:「爸,你醒醒,吃晚饭了。」
此时老王才睁开了眼睛,一看,是儿媳曲颖叫他吃完饭了,看着小颖因为弯着腰的缘故,衣服领口又低,那两团迷人雪白的有一大半暴露在了老王的眼中,老王此刻唿吸加重,鸡巴又开始发硬,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儿媳曲颖的胸部,一言不发。
沒等到公公的回应,曲颖大概也发现了公公的目光,曲颖脸色一红,娇羞的站了起来道:「爸,你赶快起来吧,饭都做好了,我和阿强就等你一起吃饭了。」
说完就赶紧离开了公公的房间。
老王看着离开的儿媳,脑海中还在重播着刚才那一刻的春光,那两团雪白的大奶子挥之不去。
过了好一会老王才慢悠悠的起了床,来到饭桌前,儿子阿强就关心的道:「爸,怎么小颖叫你吃饭,你那么晚才出来啊,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老王道:沒有的事,只是在想一点事,所以耽搁了,说完还看了一眼儿媳。
阿强也沒多想,哦了一声就开始吃饭了,而曲颖被老王一看,害羞的低下头吃着饭,心想:不会公公在YY我的胸部吧?三人各有心思的吃着饭。
躺在床上的曲颖推了推儿子阿强,道:「老公,你觉得最近你爸有什么不对的方面?」
阿强抬头看了一眼老婆,道:「什么意思?」
曲颖犹豫了一会,然后慢慢的说道,「我发现最近我每次早上洗澡换下来的衣服,晚上我洗的时候都已经洗好,晾在阳台了。」
阿强道,「哦!这有什么奇怪的?」
曲颖欲言欲止的道,「可是,老公,你不觉得你爸洗我的内衣裤,有什么不妥的吗?」
阿强楞了一会,道,「有什么不妥的?不就是几件衣服吗?」
被老公一说,曲颖觉得她也大惊小怪了一点,她就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可是现在的她就是想不起来哪里不对,等到她发现公公的那次举动后,她才发现哪里不对了。
阿强,「我妈去世的早,我爸也蛮辛苦的,给你洗衣服,你还怀疑我爸?你真是……」
曲颖,「可能我多心了吧。」
阿强,「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曲颖,「哦……」
此刻隔壁的老王在幹什么呢?只见他一只耳朵贴着墙壁,神经绷紧的听着对面的一举一动,从晚上十一点等到了十二点,隔壁还是一点声音沒有发出,老王知道今天是沒戏了,因为儿子和儿媳做爱的话,一般是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所以等到了十二点还是沒戏,老王只能无精打采的去上班了。
等到老王的离去,曲颖一双玉手慢慢地移到了丈夫的胸口上,小指头在丈夫的胸口处抓着圈圈,道,「老公,人家想那个了,你看公公都上班去了,我们是不是可以……」
阿强推开了曲颖的手,「老婆,我很累了,要不,改天?」
被推开手的曲颖不满地道,「改天?可是你都说了好几次了,你说说,你都有多久沒有碰我了?」
阿强听出了曲颖的不满,在一想到他的难处,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改口道,「老婆,明天,明天我一定给你好吗?」
得到了保证,曲颖才从不满转为了笑脸,道,「记得你的保证,明天你一定要给我哦?可是,现在人家很想要,怎么办?」
说完曲颖抓住了丈夫的手带向了她的私密处,一摸到小穴,阿强就感觉那一片地带真是好湿好湿,老婆说的沒错,她真的很想让他的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给她止痒吧?可是一想到他的难处,阿强就忍住了冲动,道,「老婆,我今天真的很累了,做不动了。」
曲颖哦了一声,道,「那算了,睡吧,你的身子要紧。」
过了一会,阿强就传来了打鼾声,可是此刻的曲颖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一小时,两小时,曲颖还是沒睡着。
睡不着的曲颖翻身下了床,来到了卫生间,把内裤从腰间慢慢地拉到小腿处,然后一根沒有指甲的手指消失在了一处粉嫩的小穴中,那根手指一进入曲颖的小穴,就好像一个小孩得到了宝贝一样,捨不得让它离去,想永远的让宝贝留在它那里。
随着手指的插入,一开始还有缓解的作用,但是时间久了,就觉得不满足了,为什么呢?因为吃惯山珍海味的,让你现在吃粗茶淡饭你能受得了?所以一根手指,曲颖一会就不满足了,手指再好也是鸡巴比的了啊,抽出了沾满全是她淫水的手指,站了起来,裸着下体来到了厨房。
厨房中有什么能代替手指的东西?当曲颖拿起了那根绿绿长长的黄瓜,她想:「沒想到今天沒用你烧菜,现在竟然还能派上这个用场?」
得到了自慰神器黄瓜,曲颖急忙靠在了墙上把黄瓜插入了她的小穴里,黄瓜沒有任何阻碍,有了足够的润滑,直接顶开了粉嫩的阴唇直抵子宫深处。
粗大的黄瓜,沒有鸡巴的温度,但是足够粗、长,曲颖的眉头一皱,但是只是一瞬,随后曲颖就被那带有颗粒粗长的黄瓜插出了快感。
「哦……哦哦……恩……」
看来曲颖此刻已经沈醉在黄瓜带给她的快感中,诱人的呻吟声,脸色潮红,一手握着黄瓜,另一只则手对着那对34D的胸部揉捏着,此刻的厨房中充满了香烟,如果老王在的话,定能一饱眼福,可惜老王值夜班去了,可惜,可惜!    「噗呲……噗呲……」
粉嫩的小穴此刻紧紧的吸着黄瓜,淫水随着黄瓜的抽插越来越多,而曲颖的臀部却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恩……」
随着曲颖的一声高声娇吟,她终于达到了高潮,而黄瓜瞬间消失在了她的小穴里。
过了好一会,用黄瓜自慰来了一次高潮后,曲颖此刻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可是等高潮过后,平静下来后,下体传来的异常,让曲颖想到她刚才因为快感的来临,激动的把黄瓜就勐地插进了她的小穴里,还好最后顺利的把黄瓜的取了出来,得到了高潮后的曲颖,满足的离开了厨房。
来到卫生间,把遗留下的内裤,然后双手来到了胸前,扭开了胸罩的扣子,取下了胸罩,把内裤和胸罩全部仍在了洗衣机里,然后就全身裸体的去睡觉去了。
盖好被子,曲颖看着还是熟睡的丈夫,叹了一声气后也渐渐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