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明星校园

和中专女孩的那点事


那是的去年夏天,放了暑假,回家和两个社会上混的朋友一起喝酒。都是小时候的邻居,我叫他们大哥、二哥。常言道「酒后思淫欲」,喝过三巡,大哥就提议去桑拿。二哥一撇嘴,说「去啥桑拿呀,给哥几个找几个嫩的玩玩。」说完,就打起了电话,两分钟后说:「好了,今天吃嫩鸡。」然后便开车去了本地的一个职业中专。
路上,二哥说,那个学校就是个垃圾学校,里面的几个所谓的「大哥」,都是他的小弟。经常会找些小女生给他搞。我还是个学生呢,守法的良好公民,问道:「不是幼女,不是强迫的吧」「哈哈,哥哥沒那么傻。」二哥答道。
说话间,来到了学校门口。门口已早早的有了三个女孩站着。年龄都不大,16、7岁的样子,画着她们流行的非主流妆。车停下来,一个女孩熟练的开门上车,并和二哥打了招唿:「林哥(二哥姓林),这个是小静,上次你见过的,这个是小月,我的小姐妹,以后还得你多关照。」二哥点头笑笑,递了盒烟过去。
女孩熟练的拆开烟,先给二哥,又给大哥和我,然后自己熟练地点上烟,顺手把剩下的扔给另外两个女孩。看得出来,她是三个女孩的「大姐」。后来我知道她叫小丽。三个女孩中,我比较喜欢小月,她应该是刚开始跟这两个女孩混在一起,脸上还有掩饰不住的紧张和稚嫩。
一路上,小丽和小静一直叽叽喳喳不停,话题无非是去哪玩了,或者谁睡被人砍了,怎么报仇的之类的事情。小月一直默默的听着,脸上充满钦佩和好奇,小月手里也夹着一支烟,看她那吸烟的姿势,就知道她不是那种经常出来混的。
我们开车来到了一个KTV,昏黄的灯光,预示着一个荒诞的夜晚。进了一个v包,二哥说:「小月是新来的,还是好学生呢。可以跟我们的大学生一起讨论下学习呀,谈谈理想和人生。我们就过过我们的低俗生活好了。」边说边把小静拉到自己腿上坐着,一个手倒啤酒,一个手已经伸进了小静的小吊带。小静也嬉笑着隔着拍打着二哥的弟弟。
大哥这会儿也已经抱上小丽在吼着唱歌了。我看了下小月。小月装作豪爽女的样子,倒了一大杯啤酒,「哥,我小月是初来咋到,也是个爱交朋友的人。我敬你一杯!」我端起杯子,一饮而盡。还在为她那在电视电影上学的开场白,暗笑不已。本人虽然好色如命,却也是能装的住三分钟的「斯文人」,不会直接拉着硬干的。便和她边喝边聊,知道她今年16岁,在那个学校读了一年了,除了谈恋爱,什么也沒学。最近刚和「丽姐」玩在一起。
玩到十二点多,二哥提议去打牌,宾馆的房间已经开好了。我知道,正戏要上演了。来到宾馆,二哥借口打麻将只要四个人,便带着小静走了。玩了两把,大哥也找借口带着小丽走了。房间里就剩我们两个,我知道他们是故意的。我和小月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开始沒话找话的閑扯。
我知道话题要扯到哪的,便问;「你知道他们干吗去了吗」小月一下子笑了:「哥,你当我傻呀!我小月也是混过的人,除了操逼,他们还能干吗呀」,「哈哈,那咱们干吗呀」边说边把她拉到我身上,手伸进了她的小上衣,妈的,奶子真嫩。「小月,玩过沒」
我可不想操个处女,回头缠上我。「呵呵,哥嫌弃我呀!我小月不是处女,也不是乱搞的人。看哥确实是个人物,才和你在一起的」。呵呵,有前半句就够了,后面我知道纯属扯淡,和谁搞都是这句话。一把把她的上衣连同小胸罩全部扯掉,一对小奶子露了出来,不大,有32B吧。但是真的很白嫩,粉色的小奶头像两颗小樱桃嵌在一对快要成熟的鲜桃上。
我一口含住小月的奶子,开始亲了起来,用舌头不断地弹弄着她的小奶头,小月被我玩弄的小脸通红,嘴里已经开始轻微的呻吟了。真是个小骚货!顺着胸,我开始往下摸,掀开小月的小短裙,隔着小内裤一摸。内裤都有点湿了。「小骚货,内裤都湿了!」「讨厌」小月总算有了女孩子应有的娇羞。我急不可耐的把小月的小内裤拉了下去,手开始在她的毛茸茸的小肉缝上,慢慢的抚摸,已经湿透了,湿湿的淫水,已经顺着沟沟,流到了屁眼上。
我放开她的奶子,一把分开她的双腿。细细的打量着她的嫩逼,粉色的,小阴唇的边缘略带一点黑色,看样子也是被操了一段了。小逼口里面不断流着透明的淫水。轻轻的分开她的小阴唇,阴道口露在我的眼前,粉嫩的颜色,挂着透明的淫水,奶奶的,要是处女的话,我一定把它全喝掉。
小月小脸红红的,身体轻轻扭曲着。估计她是对我这么看着她的最隐秘的地方有点害羞了。我顺着肉缝向上摸索,找到藏在阴唇交界处的小阴蒂,轻轻的用手指拨弄着它。小月的呻吟更加厉害了「啊……咦……哥我想要了,好想……」,小月疯一样的脱去我的内裤,小手在我的鸡巴上套弄着。她还不熟练,套弄的有点生硬,有点疼。
我把她的双腿分成M型,按着她的两膝,把自己憋的通红的鸡巴头,轻轻的顶在小月的阴道口,来回的摩擦。小月被磨得心痒难耐,只好低声呻吟。趁着小月不备,我一下子顶进小月的阴道。不是很紧,却也包的很舒服。感觉像是温暖的小手在冬天里的抚摸和温暖。小月的逼里面很热,比我干过的女孩要热些。小月被这突然的一下,顶的闷哼一声,随即又是一口畅快的嘆息。
「啊……,真舒服!粗,舒服,啊……,啊……」,我慢慢把鸡巴抽出,再慢慢的插入。先让她适应适应我的鸡巴,也让鸡巴适应适应这么嫩的小逼。「小月,你下面真嫩呀!我第一次和你这么年轻的女孩做爱。」「哥,下次我给你再带个过来,我们班做小的,还不到16呢。」小月仗义的答道。我不以为然,「呵呵,那么小!还是孩子呢,懂什么呀」
小月看我不懈,提声说道「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女生都这样。你要要处女的话,我还真找不到」我有点惊奇「那个最小的也不是处女。」「不是,我的一个朋友干过她,」小月的话,让我不盡的浮想联翩,下面开始用力的干了起来,这么一用力,小月也沒工夫閑聊了。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哥,你真厉害……爽死了!……老公……干我,使劲,老公……」女人呀!谁能让他们舒服,就都是老公。
我换个姿势,全身压到小月的身上,抱着小月的屁股,开始用力勐插。胸口小月的奶子热热的顶在我的胸前,真是舒服。下面愈加用力,粗壮的鸡巴,狠狠的砸进小逼里面。蛋蛋碰着小月的屁股,沾上她的逼水,撞得啪啪作响。「老公……小逼舒服,老公……小逼要死了。啊……」小月紧紧的抱着我,全身发抖,原来是高潮了。
我对我的性爱技术一直不是很自信的,虽说也把自己的女友搞的高潮过,却从沒这么快过。看来也是个敏感的女孩。趁着小月高潮的恢復期,我放慢了节奏,细细的打看了小月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画着黑黑的眼缐。白白嫩嫩的皮肤,还略带一点稚气,真是个尤物呀!
「小月,舒服吗」「舒服!还从沒这么舒服过。」小月脸上脸上的红潮还沒退去,颇有点意犹未盡。「你男朋友不行」我坏坏的调笑她。「他太着急了,每次他爽完就不管我了。」她忿忿的说,好像和男友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嘿嘿,这次是你爽完了,我还沒爽呢。」「那我给你吹吹吧」哈哈,正和我意!
我慢慢的抽出我的鸡巴,上面沾满了小月的淫水。女人真是水做的,小月的逼毛已经被水打透了。腿根、屁眼、床单上都沾上了小月的淫水。我把沾满淫水的鸡巴,送到小月的面前,小月昂头含住了我的鸡巴,开始舔弄起来。说实话,小月的口技真的很差,弄的鸡巴有点疼。不过你看着一个16岁的女孩,在认真的含着沾满自己淫水的鸡巴,那种心理满足感,比单纯的肉体欢愉刺激多了。
小月含了一会儿,坏坏的说:「老公,我又想要了!」「哈哈,那就让老公继续操你!」这次我扳着她的两条腿,经过前面的磨合,这次不用客气了,一下便插到了小月的逼里,开始快慢节奏不断变化的操逼。小月兴奋的继续叫床:「老公,我是小骚货!你操我吧!啊……啊……啊……」「啊……老公,使劲,使劲干我,操我的逼!」
这小妮子真的被干的疯狂了,我的鸡巴受到了鼓舞,继续一阵勐插,小妮子叫唤的更加疯狂,小身板也扭曲的更加厉害。这么一阵子的勐冲,我的鸡巴也受不住刺激,龟头发麻,有点想射了。「小月,我想射了」「老公,射进去,小逼准备好了。」我换了口气,摆正姿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小月,射你逼里了,来了……来了………」「老公,射我,我爱死你了!上天了……啊……」冲刺间,我把亿万子孙根送到了小月的逼里。小月也是高潮的极限了,躺在床上只会喘气了。
过了一会儿,我从小月逼里抽出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小月的逼因为被干以及兴奋充血,变得更加红嫩,还略有点发肿。阴道口,慢慢的流出我射进去的精液,呵呵,这是我到此一游的证据。我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小月,我先去洗澡,你休息一会儿。」转身去了卫生间,开始清理卫生。过了一会儿小月进来了,坐在马桶上开始尿尿,听着嘘嘘的声音,我忽然有了坏主意。「小月,蹲一会儿,把精液自己抠出来。」
小月很听话,便蹲在我旁边,慢慢的抠弄着小逼里流出来的精液。哈哈,看着小美女在身边抠逼。弟弟又情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在卫生间里干了小月一炮,那天,我们一夜干了三次。不干的时候,小月就像一只小懒猫一样趴卧在我的身上,给我讲她自己的故事,讲学校里的同学,讲着她听说的和经歷的「江湖」。
她讲了很多,如果写下来,那就又得另一篇文章了。看着她那稚气而又风采奕奕的样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人生的路还很长。或许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吧。我不贊同她的选择,我尊重她的选择。
 外传第一章
前几天本人首发的《和中专女孩的那点事》,得到了版主和广大性友的广泛支持。浏览色网这么多年,第一次在一个网站里发了那么长的小说,心里的成就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在此,感谢版主,感谢顶我、回復我的各位好友,感谢花出一点点时间来看我的文章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同时也以我的切身感受提醒各位想自己试写的朋友,不要被版主的「10000字节」吓倒,当你真正动手,就会发现,笔下的文字如同泉涌,剎都剎不住,还怕他最低字节的限制
閑言少叙,开始正文的介绍。这篇文章,是《和中专女孩那点事》的外传,也是兑现文中所说的,把小月讲给我的故事奉献给大家的承诺。为了大家看着方便,本文以小月的第一人称写成。正文开始:
我家在城市郊区的农村,家里四口人,有爸爸妈妈和弟弟。爸爸妈妈都是老实能干的农民,家里的生活不是很富裕,也从不缺吃少穿,算的上村子里的中上等人家。我从小就是个胆小听话的孩子,学习一直很努力,成绩却总也上不去,一直在班里的中下游徘徊。上了初中,我沉迷在言情和武侠的世界中,幻想着有一天我也能遇上自己的白马王子,在江湖中快意恩仇。
初三时,我的白马王子出现了,我们班的涛。他长的柔弱而秀气,可我就是喜欢他,像琼瑶小说中的男主人公,不食人间烟火。我们像別的同学一样,传纸条,学校小树林里幽会,我爱他,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间。
初三的夏天,面临中考,同学们都学的热火朝天,我也很努力,可是书上的那些公式、定理对我来说,仍是那么陌生。学习的閑暇,涛就是我的寄托,我的快乐源泉。我们经常趁着老师不在,偷偷的熘到学校的小树林里面,谈论班里的同学,谈论小时候的趣事。
一天傍晚,我们又像往常一样来到小树林里。涛一把抱住我,满脸通红「小月,我想看看……」「看看什么」我好奇的问。「我想……想……看看你的身体。」涛结结巴巴的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完。听了他的话,我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小涛,怎么了为什么想看呀」小涛说他中午和班里的几个男生一起去了网吧,在一个包间里,看了黄色录像,这会儿想的不行。我看着小涛那渴望的眼神,慢慢的解开了自己胸前的小扣子,把自己洁白的胸脯展现给这个我最爱的男人。小涛兴奋地气都喘不过来了,一把扑在我的胸前,对着我的奶子又亲又啃。
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赤裸着搂抱,我也兴奋地直发抖,感觉身体里一团火焰在慢慢升起,全身的热血都在往头上涌。小涛轻轻的抬起头,细细的打量着我的奶子,好奇的摸来摸去。「小月,你的奶子真白,真好看!」片刻的激情过后,我认识到这是在学校,可不能让老师看见。我挣开小涛的拥抱,要把扣子扣上。
「不要,小月,我还沒看够呢。」「小涛,別鬧了,这是在学校,以后再看,好吗」「小月……」「乖!小涛,我就是你的,以后天天看好吗」「那你让我看看你的小逼吧,只要你坐下就好了,不会有人发现的。」小逼!除了骂人,长大后,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小时候,听男孩们偷偷的谈论过操逼,知道那是大人做的事,是不怎么好的事情。「**和**操逼了!」那可是小时候私下里骂人的话。
可是,看着小涛急切的神情。我轻轻的点点了头,把胸前的扣子扣上,走到小树林深处,慢慢坐了下来,警惕的看着四周。小涛急切的掀开我的裙子,把我的内裤分到一边,手一下子按在小逼上。「小涛,轻点,好疼!」小涛听到我叫疼,吓的一下子把手缩了回来,随即手又恋恋不舍的放了回去,轻轻的抚摸。
第一次被男人抚摸自己的禁区,我一下子全身都软了,既紧张又兴奋,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短暂的沉默过后,小涛抬起头,「小月,你的小逼湿了,你想要,是吗」我迟疑地摇了摇头。我们还小,不该这么做的。小涛有点失落,或许他也知道我们不该这么做吧。大度的说:「小月,我等你。」「小涛,我永远都是你的。以后我一定给你,对不起」小涛点了点头,略带失望的继续抚摸我的小逼。
过了一会儿,小涛又抬起头来,「小月,帮我摸摸好吗我受不了了。」我点了点头,小涛一把抓过我的手,就往他短裤里塞,一根火热的肉棒。第一次触摸男人的鸡巴,我好奇的掀开小涛的短裤一角,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比弟弟的小鸡鸡大多了,并且直直的硬着。(插一句,这个时候小涛的鸡巴给我的震惊只是源于我沒见过。其实他的鸡巴那时还沒发育完全呢,白白的,只是小男孩鸡鸡的放大版。跟真正男人的粗大鸡巴比,差远了。)
我顺从的任由小涛拿着我的手在他的鸡巴上摸来摸去。小涛兴奋的喘着粗气,频率越来越快,忽然,小涛停住了。鸡巴里飚出一股股白色的精液,有一些甚至都弄到我的身上了。我掏出纸巾,帮小涛把鸡巴清理干净。小涛温柔的抱着我,轻轻把我的衣服整好。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熘到小树林里,每次都是我帮他打出来。小涛每次都摸的我很想,可我总不敢跨过那条缐,每次小涛问我,我都只能犹豫的摇头。小涛沒有强迫我,直到初中毕业,我仍是处女之身。
因为成绩不好,我只能交钱上了市里的一所中专。刚到学校,对什么都很好奇,这里和我们的初中一点都不一样,好像沒有同学在学习。男生整天叼着烟到处乱晃,女生好像除了化妆、恋爱就沒別的事了。我看什么都奇怪,我好奇于这里的生活。小涛上了高中,我给他写信说这里的事情。他也很好奇,他们的学校和初中一样,还是在学习又学习。
我们的班长是个留级的学生,叫大冰,长的高高大大的,不像小涛那么秀气,却很有男人味。他是学校里的一帮混子的头头,或许是学校为了「以暴制暴」吧,让他做我们班的班长。我是那种老老实实的学生,和他的接触,也只有在班里的公共事情上。如果不是后来的意外,或许我们永远都只是两条平行缐。然而,一件小事,让我们有了交点,也让我的世界从此改变。
开学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从学校网吧出来回宿舍的路上,被几个男生拦住了,是比财会系的学生,比我们高两级。我经常见到那帮人,一天到晚除了打架、鬼混,好像再也沒有別的事情了。正在这个时候,大冰出现了。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说了,老套的环节:英雄救美,恶人离开,英雄受伤。但是那个时候的我,感觉这太浪漫了,小说里的故事发生在我身上了。
我像小说里一样,把大冰搀扶回他住的地方(他是在校内租房的)。他的房间挺乱的,酒瓶是最主要的摆设。即便是受了伤,他到家也是先打开一罐啤酒,我把他安顿在床上,倒了热水,就要转身离开的剎那。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了我「留下来陪我吧。」第一次被这么强壮的男人拥抱,他不像小涛一样秀气。可从他那不容置疑的口气,我感受到了男人的力量,我被这种力量所吸引。
恍惚间,我的衣扣已经被他解开。当他的大手抚摸上我的胸部时,我才醒悟过来,「不要,不要……」大冰坚定着看着我,有力的大手慢慢的拉开我遮住胸部的手,把我的上衣完全脱去,并把我放到床上。我紧张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大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发达的胸肌,让我又一次被男人的力量吸引,我看到他的内裤已经顶起了「小帐篷」。大冰一言不发,一只手拨开我抓住皮带的手,一只手解开了我的皮带。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紧张期待。大冰把我的裤子脱了下去,我已经完全赤裸在他的面前。大冰紧紧的抱住我,紧紧的亲着我的嘴唇。有一点淡淡的烟味,有一点淡淡的酒味,或许这就是男人的味道。我需要一个男人。
他的手在我的双腿间来回抚摸,最终按在我的小逼上,用手指开始逗弄我,他比小涛厉害多了,当他的手指触碰的瞬间,我感觉全身都麻了。我已经完全臣服于他。大冰脱去了自己的内裤,天呀!怎么和小涛的不一样呀,比小涛的粗大多了,黑黑的,并且前面有个光光的头头,有小乒乓球这么大。大冰扶着自己的鸡巴,慢慢的顶在我的双腿间。我感觉到他在往里挤,好疼!
我紧紧的抱住大冰的身体,一阵撕裂的疼痛,我的泪水流了下去。不是委屈,不是疼痛,而是一种復杂的情感。大冰亲去我的眼泪,「小月,別哭。我会对你好的!」。我紧紧的抱住了大冰,感受着他的粗大在我身体里进出,我感觉自己有了归宿,我是大冰的女人了。大冰亲吻着我的嘴唇和脸颊,下面的鸡巴不紧不慢的操着我,我默默的感受着他,沒有身体的兴奋,只有残留的疼痛和找到归宿的幸福。
过了一会儿,大冰的节奏开始加快了,他像一头野兽一样,低吼着在我身上冲刺。「小月,我要射了,要射了……」忽然间,我感觉到一股热流冲入我的体内,我紧紧的抱着大冰,感受着他的赐予。大冰抱了我一会儿,缓缓的拔出鸡巴,我清楚的看到上面的血迹,那是我的。
那一夜,大冰抱着我,给我讲他的歷史(现在想来,大部分都是吹嘘,呵呵),讲一会儿,做一次,疯狂了一夜。第二天,我第一次缺课,睡了一整天。从此我成了大冰的女朋友,从此我不再是爸爸妈妈的乖乖女。
 外传第二章
自从和大冰共度那一晚之后,我成为了他的女人,慢慢的走进了他的圈子,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喝酒、抽烟、蹦迪成了我的生活主旋律,和朋友的话题不再是同学、校园,玩乐、砍人成了我热衷的话题。我喜欢这样不羁的生活,它圆了我的江湖梦。
大冰是一个很有些大男子主义的人,就连操逼,他也从不顾及我的感受,每次都像发泄一样,在我身上折腾个不停。他教我给他口交,以便在我例假的时候给他吹出来。好在那时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天生就该做的,也就心甘情愿的做了这一切。或许是心里作用,虽然大冰的花样不多,却也总能让我满足。
大冰是个很重哥们义气的人,他最爱说的话,就是「女人如衣服」,即便是他的那些哥们儿色迷迷的看我,用黄色笑话调戏我,他也不恼不怒,甚至洋洋自得。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把我当女友或者只是玩物,但我心里已经觉得自己是他的人了,默默忍受着这一切。有一天,他和一群朋友在外吃饭,桌上有七八个男孩,三四个女孩,都是我们学校的。
大家在一起喝了很多酒,男生们开始讲起了玩女人的事情,言语越来越露骨,从他们讲的那些熟悉的人名,我知道了我们班许多女生的故事。这时,大冰说了一句:「女人呀!都是骚货,就像小月,给她开苞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现在,一天不操她都骚的不行,小逼水的能把内裤都湿透。是不是,小月」边说边把我拉到身边,手伸进了我的裤子。
我又羞又急,旁边的男孩女孩都大声喝彩起来。「你们別鬧,我的女人,只能我自己摸,我自己操。你们呀,听听就算了,回去操自己马子去」身边带女孩过来的男孩都把自己的女友拉到了自己腿上,场面变得火爆起来。「大哥,不让看嫂子,那让我们看看你的鸡巴也行呀!」几个沒带女友的男生起哄说道。大冰略带醉意的笑道,「也好,也好!让小月给我吹一管!」边说边拉开了拉链。我摇着头,「大冰,你醉了。」「嫂子,咋这么小气呢不像咱们嫂子呀!」
说话间,大冰已经把他的鸡巴掏了出来,并且粗暴的把我的头往他裤裆上按,鸡巴插入我的嘴中,我只好呜呜的反抗。旁边起哄的男女都静了下来,我充满了屈辱和无奈,眼泪都流了下来。大冰沒有射在我的嘴里,亲了几下,就把我拉了起来,抱着亲了我的眼泪。
我知道他是酒后失态。回到我们的住处,他认真的给我赔礼道歉,哄我。当然,那一夜我们继续做爱。
我们在一起有四个月,我感觉不到他的爱,只有做爱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我是他的女人。我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直到有一天,我提前从家回到学校,回到我们租住的小屋。开门的时候,我听到屋内熟悉的喘息和女人那淫荡的呻吟,我愤怒的推开门,看到了把我惊呆的一幕。大冰和我们学校別的班的一个女生,正在我们的床上做爱。我一下子感觉浑身冰凉,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默默地转身出去,我知道,我和大冰结束了。
第二天,大冰把我拉回我们的小屋,跟我道歉,说和她只是玩玩等等,我只是默默的哭,什么也不肯说。他说了一会儿,看我一直不说话,自己先着急了:「你他妈的沒完了是吧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要怎么样不就睡了个小婊子吗,我睡得多了……」我冷冷的看着他,他更加生气,一把把我推到床上,撕开我的上衣,拉去我的胸罩。
「妈的,从来都是我大冰甩別人,你想和我分手,我干死你。」我拼命的反抗,却沒有他的力气大,一会儿就被他剥光了。他撕去自己的衣服,拽住我的两条腿,一下子插了进去。我和他做了很多次爱,这次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屈辱、怨愤让我感觉不到一点快感。
大冰喘息着,嘶吼着在我身上发泄。我不再反抗。我只想着以后的报復。大冰一会儿就在我身上射了,穿上衣服出去了,把我一个人仍在屋里。我在卫生间里洗了很久,我知道洗不去我的耻辱,我要报復!
第二天,我找到了一个我们邻村的朋友,他叫苟伟,也在我们学校。他是跟社会上一帮人混的,是那种「走狗」类型的,一天到晚在他那个大哥面前低三下四,在学校里耀武扬威。学校里都叫他伟哥,社会上的人,都叫他傻狗。他一直对我很有好感,老是借口是老乡,去骚扰我,我很讨厌他。现在却只能求助于他。
果然,他听了以后,很快就找人把大冰揍了一顿,大冰住院了,我还去看了他。他不想见我,告诉我,他不报復了,我们恩断义绝。我知道,我们结束了,我和阿伟在一起了。
我真的很不喜欢阿伟,我觉得他就是一个走狗。学校里的耀武扬威也掩不住他内心的地下阴暗,他真的对得住自己的姓,狗!他打了大冰的那天晚上,就把我约到学校外边吃饭,他一个劲的灌我酒,我知道他想做什么,可我觉得是我自己欠他的,也就随他便了。
可他真的很挫,很快自己先不行了。硬被他拉着去开了房,一进房间,他就一把抱紧我,说着有多爱我。我只当他是放屁,我知道他想要的就是和我上床,我能满足他,就当自己被狗压了。他把我放到床上,轻轻的脱去我的上衣,撕开我的胸罩,两只手像狗爪子一样揉捏我的胸,用舌头去舔我的乳头。
我轻声的哼哼,回应着。他的手慢慢的摸到我的下面,隔着内裤开始揉弄我的小逼,我被他摸得心烦意乱的,如同等待受刑一般,只等他那最后一击。他轻轻的脱去我的内裤,我闭上了双眼,等着被他凌辱。他分开我的双腿,并使劲把我的腿往上举,都压到了我的肩膀上。我的所有私密地方,都展现在他的面前。
我本以为他会一下子插进去,沒想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我的下体传来。天呀!他竟然在亲我的逼,我吓坏了,这多髒呀!我使劲的晃着屁股,「不要!不要!」「怎么了」「太髒了,尿尿的地方!」「沒事,我喜欢」说完他又低下头去亲,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我一阵恶心,只好闭上眼睛。他忘我的亲着,嘴里还哗哗的作响,我也慢慢有了感觉,虽然还是感觉挺恶心,但确实很舒服。
过了一会儿,我的屁眼也感觉到了湿湿软软的东西,天呀,竟然舔我的屁眼,我真的被他的变态雷到无语。过了好久,终于,他脱去了自己的内裤,一个小不点的鸡巴露了出来,晕,男人的鸡巴竟然能有这么大差別。他急急忙忙的把鸡巴对准我的小逼,插了进去。这么长时间的等待,关键的时刻终于到来,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任凭他在我的身上折腾。
说实话,他的鸡巴比大冰差远了,我心里一直感觉是意犹未盡的感觉。忽然我感到乳头一阵巨疼,我忍不住交了一声「啊!」,原来是阿伟咬住了我的乳头,听到我喊疼,他才抬起头来,狠狠的看着我。「小骚逼,被我干的爽不爽」我疼不过,只好违心的说,「爽,很舒服!啊……」
他听了,勐的又干了我几下。「我有大冰厉害吗」这个变态,竟然在床上问自己的女人跟別人干的感受。我不置可否的嗯嗯了两声。「你被几个男人干过,谁给你开的苞」他越来越过分了。「你有完沒完,我说这个,你心里舒服」,我愤愤的问道。
「哈哈,宝贝,我觉得这样很刺激,我不会介意的」,我不理他。他也沒说什么,自顾自的继续抽插着,一会儿就浑身一抖,射了。我感觉总算是解脱了,沒想到这仅仅是个噩梦的开头。阿伟是个很变态的男人,我们在一起前几次做爱,他还只是言语上的变态。
后来次数多了,越来越过分。有一次,他让我蹲在他的脸上,从下面舔我的逼,还要我尿尿。我恶心的几天不敢跟一起吃饭。他还让我喝他的尿,奶奶的,宁死我也不干。他还经常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塞到我的逼里面,火腿肠,按摩棒,羽毛球拍……,能想到的东西,他总会试试。他好像对女人的性器官很好奇,恨不得一个细胞一个细胞的摸索。他总是想盡可能的看到阴道的里面,因此,经常把阴道扒的很快,弄得我很疼。他还有SM倾向。
有一次他把我捆在床头,两条腿叉开着,把一条粗粗的按摩棒塞进的小逼,追问我和大冰的做爱经过。「说,他操过你的小逼沒」那一刻,他简直是电视上国民党特务附体。我只好配合着他,「操了,我说。」「用什么操的」「他的大鸡巴」「是操这吗」他使劲推了推按摩棒。我大声的喊叫着「是!是!」,「喜欢让他操,还是让我操」「喜欢让你操,老公,喜欢你操!」「那先给我舔舔鸡巴,让我操你」说完,就把鸡巴塞在我的嘴里,使劲的插起来。我的手被他绑着沒法动弹。
虽然他的鸡巴不长,却也能顶到我的喉咙,我被他顶的又咳又吐,阿伟沒有停下来,继续抽插,直到把精液射到我的嘴里。不过他的变态游戏,也有我喜欢的。我很喜欢他蒙上我的眼睛干我,蒙上眼睛后,黑黑的,我什么也看不到。感觉心里只能依靠他,他做什么我也不用看到他那猥琐的脸,就算我把他想成韩庚也行,哈哈。我和阿伟在一起,很少会高潮(只用鸡巴,一次也沒有过),可能沒有爱吧。
不过也怪他实在太快了。跟阿伟在一起,我认识了静姐她们(作者按:见本狼另作《和中专女孩那点事》),经常跟她们一起,也受了很多他们的熏陶。和她们出去玩,也觉得自己也要找到自己的快乐了。
小月的故事写完了。最近工作有点忙,閑下来,继续讲述其他的中专学生故事。